百年风云|阿芙乐ManBetX正网尔号的炮声与1918年世界大变局

  从1914年到1917年,同盟国与协约国厮杀3年多了,可怕的流血还在继续,厌战情绪蔓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子弹嘘嘘,大炮隆隆,我不想再待在这里……”此时,俄国巡洋舰阿芙乐尔号的炮声,成为世界历史的拐点。

  在俄国布尔什维克领导下,起义的士兵、工人赤卫队占领了彼得格勒的主要据点,包围了冬宫。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晚上9时45分,按照约定,停泊在尼古拉大桥附近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152毫米口径的空包弹被推入炮膛,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攻打冬宫的信号发出了。听到炮声,士兵、工人赤卫队潮水般冲进冬宫,逮捕了临时政府最后一届部长,资产阶级临时政府被推翻了。11月8日,全俄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宣布成立苏维埃政府即人民委员会,列宁当选为人民委员会主席。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诞生了。

  十月革命的胜利向全世界宣告崭新的社会制度由理想变为现实;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消灭剥削和压迫的不平等社会,第一次尝试建设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美好社会;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的统治,极大地鼓舞了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和殖民地半殖民地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

  1918年7月1日,李大钊发表《法俄革命之比较观》一文,第一次向中国人指出,俄国革命是“二十世纪全世界人类普遍心理变动之显兆。”“惟有翘首以迎其世界的新文明之曙光,倾耳以迎其建于自由、人道上之新俄罗斯之消息,而求所以适应此世界的新潮流……”31年后,深刻指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

  法国巴黎东北80公里,有一大片森林,叫贡比涅森林。北京城里西总布胡同西口,有一座牌坊,叫克林德牌坊。1918年的一纸停战协定,让相距万里之遥的森林与牌坊互动起来。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协约国联军总司令福煦将军的指挥列车,一直停在贡比涅森林雷道车站。这是一列国际卧铺列车,有一节普通餐车。1918年11月11日,餐车的一个包厢被临时改装成了会议室,一张大桌子四周摆放着椅子,静候着一个历史时刻的到来。凌晨5时(法国时间),德国代表埃尔茨贝格尔走进了餐车,与福煦签署停战协定,即《贡比涅森林停战协定》(又称《协约国对德停战协定》),德国战败投降,历时4年零3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协约国的胜利告终。

  两天后,11月13日,西总布胡同西口、中国屈辱象征的克林德牌坊被拆除了。

  早在1900年5月,北京、天津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英、美、法、德、俄、意、日、奥八国以保护使馆为名,派军队进抵北京,在使馆区积极备战,还多次向义和团挑衅。6月20日,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被清军神机营霆字枪队章京恩海击毙。

  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城后,12月31日,德军在克林德被刺之处——西总布胡同西口,将恩海处决。1901年,《辛丑条约》规定:清政府在克林德被害处建立牌坊。1903年1月18日,四柱三间七楼、蓝色琉璃瓦楼顶的汉白玉牌坊建成。三块坊心石上,镌刻着用德文、拉丁文、汉文3种文字书写的、以光绪皇帝名义颁布的对克林德之死表示惋惜道歉内容的谕旨。

  北京老百姓敢于拆除克林德牌坊,因为中国是协约国成员,ManBetX正网,是战胜国之一。克林德牌坊的散件运到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重新组装竖立,将原有文字全部除掉,另外镌刻了“公理战胜”四字,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的纪念。

  协约国胜利消息传来不久,1918年11月末的一天,北京大学在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举行庆祝协约国胜利的演说大会。饱学鸿儒、新派教授、莘莘学子,纷纷上台,充满激情地颂扬“公理战胜强权”。在一片颂扬声中,李大钊身着长袍、戴着眼镜,缓步走上演讲台,用有力的声音开始了《庶民的胜利》的演讲。“我们这几天庆祝战胜,实在是热闹的很。可是战胜的,究竟是那一个?我们庆祝,究竟是为那个庆祝?我老老实实讲一句话,这回战胜的,不是联合国的武力,是世界人类的新精神。不是那一国的军阀或资本家的政府,是全世界的庶民。ManBetX正网”12月,李大钊又撰写了《Bolshevism的胜利》,强调“人道的警钟响了!自由的曙光现了!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所以Bolshevism的胜利,就是二十世纪世界人类人人心中共同觉悟的新精神的胜利。”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孙选中,关于直销行业的发展,问我吧!